原標題:聽縣委書記、辦公室主任、社區幹部講述親身經歷
  “公款賀卡管住了”(微調查)
  新年已經到來,春節正在走近,“公款賀卡”啥情況?
  本報記者分別走訪了一位縣委書記、一位機關辦公室主任、一位社區幹部,聽他們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。
  “不再為回寄賀卡煩透心”
  ——湖南省郴州市宜章縣縣委書記歐陽鋒
  “今年特別輕鬆!”提起賀卡,湖南郴州市宜章縣縣委書記歐陽鋒感慨道。
  往年一到元旦春節期間,歐陽鋒的辦公桌上總會堆起高高一摞賀卡、明信片、年曆等。“有周邊縣市的同事,也有省里市裡一些部門的朋友,還有全國各地的同學等。”
  “多了根本就看不過來,更重要的是,回寄賀卡成了一種無奈負擔。”歐陽鋒說,過去兩節期間要寫一兩百張,如今賀卡沒了,“再不用為回寄賀卡煩透心了”。歐陽鋒介紹,宜章縣從2013年開始縣鄉兩級禁止公款訂製、郵寄賀卡,每年能節約公款50萬元左右。
  “微信送祝福,不單能是文字,還能是音頻或者視頻。”今年48歲的歐陽鋒嫻熟地運用微信,代替賀卡傳遞祝福。
  送祝福還有其他方式。比如,從2012年起,每到新春歐陽鋒就會給全縣領導幹部推薦一本書作新年禮物。過完年,縣領導班子等圍坐在一起,交流讀書心得。
  “不再為訂製賀卡跑斷腿”
  ——湖北省省直機關工委辦公室主任劉開亞
  “從元旦到現在,我們辦公室沒有收到一張賀卡。擱兩年前,早就雪花般飛來了!”1月9日,湖北省省直機關工委辦公室主任劉開亞感嘆,短短兩年,公款賀卡就得到了根治。他介紹,自2013年開始,工委辦公室就取消了公款賀卡的開支。
  “嚴禁公款賀卡,是給大家‘鬆綁’。”劉開亞介紹,“鬆綁”之前,這個對口130家省直機關的單位,每年春節就要寄送七八千張賀卡。
  “一部分是以單位的名義寄送,禮尚往來,收到就得回寄;另一部分是分給工作人員,以個人的名義寄送,每人20張。”劉開亞透露,因為對口的單位太多,大多數人20張不夠用,還要自己花錢買。
  作為辦公室主任,2013年之前的每年元旦春節期間,劉開亞都要“為賀卡焦頭爛額”。“圖式、色彩、題詞,都要反覆斟酌,不能跟往年重覆,不能太大眾化,要體現單位特色等,一趟又一趟去和郵局或印刷公司談,簡直‘跑斷腿’。”回憶起訂製賀卡的經歷,劉開亞直搖頭。
  “不再為填寫賀卡手抽筋”
  ——合肥五里墩街道80後社區黨委書記朱紅英
  朱紅英,是合肥市蜀山區五里墩街道一名80後社區黨委書記。談起賀卡,她最切身的感受就是“再也不用當抄寫工了”。原來,她所在單位以前每年都會購買或者訂製一批賀卡,因為朱紅英的字寫得好,所以常常被安排給單位寫賀卡。
  “寫賀卡事雖小,可是個細活兒。”朱紅英介紹,寫之前得認真列出名單,送給哪些單位哪些人都有講究,一個都不能少。除了以單位名義送的外,領導和同事也會找她幫忙,給她一個通訊錄,讓其照著填寫,“寫得手抽筋”。
  給朱紅英解套的是中央的有關禁令,所在單位嚴格執行,取消了公款賀卡。至此,朱紅英徹底作別為單位寫賀卡的歷史。
  “春節快到了,社區正在設計一款電子賀卡,內容既有祝福也有春節期間的註意事項。”沒有了公款賀卡煩惱的朱紅英備感輕鬆。
創作者介紹

Tattoo

fv28fvkyk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